معروف عن الشعب الياباني جديتهم وسعيهم الحثيث للعمل

حتى أن البعض يظن أن لا مكان للعواطف لدى هذا الشعب


لك أنا تغير كل تلك النظرة بمجرد قراءة إحدى أبدع قصص الحب في تاريخ اليابان .. ولربما العالم









إليك القصة من البداية







林黛玉成风尘女 日本热衷恶搞他国名著(组图)



日本恶搞他国名著已造成越来越大的 波和反响。原版格林童话中的血腥描 让很多读者反 感,对中国名著的恶搞更激起了许多 的不满和愤怒。《红楼梦》里的林黛 被某日本游戏 商塑造成风尘女子;《西游记》里的 僧和孙悟空在日本某电视剧中谈起了 爱。新华网2 月13日报道:近来,日本文化界恶搞他 国名著已造成越来越大的风波和反响 原版格林童 话中的血腥描写让很多读者反感,对 国名著的恶搞更激起了许多人的不满 愤怒。比如, 《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被某日本游戏 塑造成风尘女子;《西游记》里的唐 和孙悟空居然 在日本某电视剧中谈起了恋爱;《三 演义》则更倒霉,被众多情色动漫和 色游戏拿去当 素材不说,在即将推出的电游《恋姬 双》里,干脆从刘备关羽张飞到孙权 操董卓,统统 被塑造成风骚女子的形象。事情的原 到底是怎样的?面对日本人的恶搞我 究竟该怎样做 呢?

什么是恶搞



恶搞一词起源于日本,原词"kuso"意即" 便"。在恶搞者看来,不是简单 的搞恶,而是对偶像和经典情节的颠 、重构,是通过对人们耳熟能详的人 、事件重新演 绎、重新解释或重新安排命运,以达 吸引读者的目的。



正因为如此,恶搞的对象必然是经典 名著、名人、热点,是大众本已熟知 感兴趣的东西 。最常见的恶搞恰是针对市场热卖的 流文化产品。因为这些产品的情节和 物耳熟能详, 关注面广,恶搞起来看客好懂好记好 ,很容易一炮走红。如果不拿这些当 恶搞的对象, 就产生不了预期的效果。正如一个常 的例子,恶搞者添小胡子的画笔必然 向《蒙娜丽莎 》,而不是一幅普通的仕女画。

市场,所以他们的动漫、游戏、音像 品,常常需要从其他国家的文化中汲 素材。从格 林童话到爱尔兰民间传说,从美国牛 到希腊神话,从上古传奇到科幻故事 都是日本文化 产品中非常常见的主题。如著名的光 游戏,就采用了大量中国、西欧和美 的背景剧本和 人物。甚至被尊为经典的日本严肃电 也不能幸免,如黑泽明的力作《乱》 剥取了莎翁《 李尔王》的故事框架。



既然主流产品的主题经常是外国名著 典,以它们为对象的恶搞类产品自然 莫能外。日本 动漫瞄准中国名著历史悠久,动漫大 手冢治虫在上世纪50年代就推出过《 的孙悟空》 。恶搞的"受害者"也远不止于中国古典 名著:希腊罗马史诗里的神仙被恶搞 情色动漫游 戏主角固然司空见惯。日本历史上的 雄人物也不能幸免:据说私生活严肃 战国"军神" 上杉谦信被塑造成美少女已不是一回 回;大名鼎鼎的织田信长同样免不了 日本一最新游 戏歪曲成猥亵男甚至魔人。至于《源 物语》不受青睐,恰恰是因为它原本 有大量暧昧描 写,让恶搞者失去了"想象和创作的空 "。




我们得明白,这些恶搞者通常只是借 名著中某些人物的名字或故事结构, 非真的在演绎 名著。正如某些日本评论家所称,游 里的美少女上杉谦信并非历史人物, 只是"碰巧在 游戏世界里诞生的同名人物"而已。同 ,情色游戏里的林黛玉形象固然与红 楼梦里大相径 庭,但整个情色游戏又何尝是真的在" 原红楼世界"呢?



恶搞在日本大行其道有其特定原因。 本动漫产业是一个庞大的金字塔架构 大量免费、廉 价动漫杂志是金字塔的塔基。这些杂 的稿源来自于广大动漫迷和业余作家 其创作的重要 灵感来源,正是对名著和流行作品的 演绎、再创作。许多人内心都不满原 品的故事情节 或人物命运,有一种冲动,希望自己 亲手改变这一切,或干脆亲身代替主 公投入情节之 中。这都导致了大量改作或同人作品 即根据漫画或动画原本的人物与设定 按照自己的喜 好与思路来编排故事的发展)的产生 恶搞其实不过是这些作品的夸张至极 了。日本独特 的动漫产业链使得这种"异想天开"作品 中的"佼佼者"得以从无数同类作品中脱 颖而出, 成为正式的文化产品。

恶搞他国名著并非日本独有,美国人 样把西游记人物折腾得十分不堪,周 驰的《大话西 游》又何尝不是恶搞?至于情色版红 游戏,始作俑者恰是台湾厂商早在dos 代便推出 的《十二金钗》,那么,为什么唯独 本的恶搞影响这样大、这样恶劣?

日本动漫、游戏的影响力太大。同样 恶搞,日本的能引起轩然大波,而其 国家的则往往 波澜不兴。比如前些日子,国内某动 杂志也曾恶搞过日本"手办"(动漫造 ),却远未 引起大的关注。中国对文化产业有较 格的控制,发表作品很难,情色作品 在严禁之列, 同人类作品大多只能在网络上传播。 了个别特例,恶搞更难以如日本那样 皇地走向市场 。而且,由于历史因素,中日之间的 题容易变得敏感。同样是对《西游记 的恶搞,《大 话西游》能被接受,而日本的作品则 以被原谅。此外,有些人只注意到那 情色和低俗的 日本作品篡改了中国名著,却忽略了 他严肃作品同样如此(如《七龙珠》 的悟空父子) ,从而产生了某些偏激的联想。

不可否认,日本动漫、游戏界对中国 著的某些恶搞,在品位上是低俗的, 术上是低劣的 ,但必须认识到,这些作品在日本本 同样属于边缘产品,对其过于重视没 必要,以毒攻 毒地反过来恶搞日本名著更无意义。 来我们不必以低俗回敬低俗,二来也 中国法律、道 德所难容。


.. بصراحه ما كنت متخيلاهم رومانسيين للدرجه دي

م
ن
ق
و
ل